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孤岛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546 发表时间2020-04-23 15:34:04

这世上,有的人远离孤独,因为他有快乐的理由。有的人向往孤独,因为孤独可以让他躲避痛苦,但现实往往事与愿违,在孤独的世界,痛苦来得更加猛烈。

老濂决定去三道沟管护站值班,而且是一整个冬天都在那,就他一个人。

这件事他昨天想了一个晚上,他躺在被窝里,没挡窗帘的玻璃窗像刷了一层黑漆,火炕的温暖烙着他的身子,但他还是感到冷,他不敢闭眼,即使困意袭来,他怕做梦,这段时间他总是梦到老伴,老伴穿着生前喜欢的红色大衣,笑嘻嘻的坐在炕沿上看着他,也不说话,看的老濂只想哭。

“唉,能不想吗?她才五十岁,平时也没啥毛病,那天我要是把苞米搬完再去喝酒,我要是早点回家,兴许老伴就没事了,可是,这世上哪有如果啊。”老濂的眼泪又下来了。

十月一,老濂和老伴收了一天苞米,最后一车苞米刚拉到家门口,后院的二强来找老濂喝酒,二强白天抓了四十多个蛤蟆,早早的炖上了,一个人喝酒没意思,就过来喊老濂,老濂爱酒,一听二强说酒都倒好了,就和老伴商量:“这一车你慢慢往院子里倒腾,你要是累了,就先搁车上,我明天早上再收拾,人家二强把酒都倒上了,不能让人家等咱是不。”

“哎呀,去吧,去吧,这酒不喝你今天都睡不着觉,我自己收拾。”老伴一边往院子里搬苞米,一边说老濂,老濂便笑嘻嘻的跑到二强家喝酒去了。

老濂两口子是让邻居羡慕的模范夫妻,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,从来没红过脸,老濂在林场上班,虽然就是个普通职工,可是他勤快,干活也利索,在林场领导眼中,是个不争不抢,但不用担心的好工人。老濂老伴也是个开朗热心的人,林场谁家有事,都少不了她忙里忙外的张罗,唯一让人可惜的是,两口子没有孩子,但老濂和老伴并不在意,他们说人这辈子有啥没啥都是命里注定,想开就行了。

可是老濂还是想不开,老伴本来好好的咋就没了?

那天他从二强家喝酒回来,感觉两条腿有点发飘,手总想去扶杖子,但他还认得家,他推开院门,金黄的苞米棒子齐整整的码在棚子里。屋里没亮灯,他心里还嘀咕,老伴咋这么早就睡了,才七点多钟,嗯,肯定是白天干活累了,我也累了,啊... ... ,他打着哈欠,进屋,打开灯,明亮的节能灯晃的他看不清屋里的一切,他揉了揉眼睛,看到老伴躺在炕上,也没铺被褥,他就感到不好,急忙去喊老伴,可是,任凭他喊的撕心裂肺,喊的左邻右舍都跑过来,老伴还是永远的走了。

家还是那个家,但老濂对家的感觉只剩下失魂落魄,他孤独的坐在炕沿上,眼睛茫然的看着家里的一切,什么都在,什么都不在了,他看哪都是老伴的影子,摸哪都好像摸到老伴的身子,只有这时他才真正体会到孤独的苦涩,他想哭,又不敢哭出声,怕邻居听到过来安慰他,他只好让眼泪独自流出,而哭声压在心底,他现在不希望别人的安慰和同情,他只想如果老伴还活着多好。

他在这样的痛苦中煎熬了快两个月了,一切都是事实,他也知道,可是他就是摆脱不了那种思念的折磨。

今天下午,林场召开全场职工大会,安排冬季林场工作。因为没有采伐任务,林场冬天的工作也轻松多了,除了安排护林员定期巡护,再就是分布在林场辖区的四个森林管护站需要有人常年值班,靠近林场的三个管护站好安排,离林场近,平时点点名,照看一下站内设备,其它时间可以回家干活,也没人管。但三道沟管护站可就不行了,离林场十几里地,过几天大雪封山,想下山都不可能,只能吃住在管护站里,没人愿意去。

场长也为难,他希望有人自愿去三道沟管护站值班,而且还保证去三道沟管护站值班的人每天加五十元补助,在管护站的柴米油盐都由林场提供,可是还是没人愿意去 。

“实在不行,就抓阄,谁抓着算他点高,凭手气抓的没说的吧?”当工作分配不下去时,抓阄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“我去。”老濂的一句话让紧张的会场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。

“老濂,你岁数大了,能行吗?”场长看着眼眶深陷的老濂问,谁都知道,这段时间老濂有多痛苦。

“没事,我一个人,在哪都一样,而且,我去三道沟管护站最合适。”老濂说的很轻松,可是大家都听出了一种低落的苦楚。

会后,场长把老濂叫到办公室,语重心长地对老濂说:“老濂啊,我知道你难受,所以这段时间也没安排你干什么工作,去三道沟管护站值班是个苦活,一个人呆一冬天,你要是不想去,林场再想办法。”

“没事,我去那合适,在家心里烦,找个没人的地方散散心挺好。”老濂的回答让场长心酸,中年丧妻的悲伤溢满这个男人的全身,他还怕老濂想不开:“老濂啊,想开点,生老病死谁说了也不算,去三道沟管护站也好,林场把一冬天的东西都给你预备好,过年的时候我去陪你,不过,不能喝酒,这一点你得向我保证。”场长的话是好意,老濂明白,他默默的点头。

第二天早上,林场的皮卡车送老濂去三道沟管护站,和老濂一起去的还有一条叫花脸的小黑狗。后院的二强帮老濂装完东西,拉着老濂的手说:濂哥,都怨我,要不是那天我找你喝酒,嫂子也不会... ...

可是有什么用呢,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啊。

老天爷好像也懂老濂的心思,老濂到管护站的当天晚上,一场少见的大雪便降临了,三面大山包围的管护站,孤零零的立在山脚下,天刚察黑,密实的雪便倾倒下来,是那种几米远就看不清东西的大雪,老濂坐在管护站的炕沿上,他对着黑漆漆的夜和簌簌落下的雪,大声地和老伴唠嗑,他和老伴说他们在一起二十多年的高兴事,说老伴喜欢的衣服,说他爱吃的猪头肉,说着说着他便哭出声来,小狗花脸趴在屋地的一角,静静的听老濂说话,老濂的声音很大,但只有小狗花脸在听。

第二天早上,老濂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推开房门,外面的雪有一尺厚。
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