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散文
水墨荷花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359 发表时间2020-05-09 10:27:02

  生存的经历让人懂得简单与轻松,生命的长度让人怀念当初的纯净与善良,当夕阳挂在头顶,我还是喜欢生活的本来面目和它的原汁原味。

   搬到楼房后,我决定买一个吃饭用的地桌。

   以前在林场家里有一张用了三十多年的地桌,时间的久远,让这个不会说话的家具也成了风烛残年的过客,四条桌子腿有三条加固过,桌面也补过窟窿,但还是舍不得丢掉。

  搬家的时候,老伴要带上这张和我们一样老的桌子,可是刚抬到外面,邻居的讥讽便泼了过了,“都住楼了,还要这破玩意干啥,买个新的能花几个钱,这样的破桌子拿到楼上还不让人笑话死?”

 结果那张陪伴了我们三十多年的地桌被残忍的丢掉了。

   镇上有一家卖家具的,只有一种折叠地桌,店主说是竹木的,看着很厚重,桌面上雕刻着静美的图案,可是我不喜欢,哪种过浓的色彩与重量都让我反感。

   “我喜欢那种轻便的,没有添加色彩,露着木头本来面目的桌子。”

   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在敦化搞装修的侄女和侄女婿。她们懂得家具行业的内幕,侄女说,她在网上按我说的要求给我买了个地桌,实木的,不刷油,而且可以折叠,轻便,还不占地方,关键是有利于我写作。

   “四叔,你写了十几年大山里的故事,这张实木地桌也会启发你的灵感呢。”

   侄女这句夸我的话,竟然让我对那张网上买的地桌想入非非了。

   三天过去了,可是我的地桌还没收到,我有些着急,便问侄女:“怎么还没到?”

  “地桌是从广州发的货,已经在路上了,耐心等着吧。”侄女的回复让我茫然,东北有的是木材,却要到广州买实木地桌,让人不明白。

  一个星期后,地桌到了,侄女婿一大早从敦化赶来给我安装。

    现在的家具都是厂家下好材料,连螺丝孔都事先做好,侄女婿按着图纸,没用一个钟头,一张轻便的实木地桌便完整的落户在我的家里,没有上油,桌面和桌腿都露着木头的本色,清晰的木纹,淡淡的松香,放在客厅的一角,天然的木质颜色与白色的墙壁刚好撘配,正是我要的简单素静的效果。坐在地桌旁,手轻轻的摩萨着光滑而熟悉的木质感,淡淡的松脂味飘进鼻孔,一种熟识的亲切便油然而生,也许是年龄的关系,我越来越喜欢不加雕琢的事物,那种本来的真实和那种一看就知道的简单可以瞬间让我满足,生活也是这样。

    下午我到镇上一个卖家居用品的商店,想买一块喜欢的桌布,店主是个长脸的肥胖女人,小眼睛里射出精明的光芒,了解了我的来意,她立刻拿出一款淡色的桌布给我看,“老弟你听我的,就买这款桌布,水墨荷花,适合你这样的文化人,虽然贵点,可是用着舒心,姐不骗你,一看你的面相我就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东西,带着眼镜,文质彬彬的。”她骗没骗我不重要,关键是我真的喜欢那款水墨荷花的桌布。

   回到家,把桌布铺在地桌上,淡色的桌布衬在原色的桌面上,三朵嫣红的花蕾格外引人注目,几片圆形的荷叶也没有上色,为了显示荷叶下的水纹,几笔淡淡的墨痕恰到好处的轻轻流过,桌布一角,一个草书的荷字清晰地解读了整幅图案的意境。

   入夜,乳白色灯光下,我静静的坐在地桌旁,打开古诗词精选,一杯热茶伴着那三朵嫣红的莲花,生活像我眼前的一池淡色,而那个荷字恰如其分的印证了真实的我。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