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:
用户名:
密码:
用户注册
文章搜索:
  
文章内容
更多>>
您的位置:首页 > 家乡故事
偷得浮生半日闲
作者:展有发 浏览:251 发表时间2020-05-15 10:43:18

有时候需要给心灵放个假,在肆意的夏日,什么也不去想,把自己融入旺盛的生命之舟,和那些不说话但却能左右你思维的景色相拥片刻,偶尔一个小意外,收获就来了。

一上午,坐在办公室里写一篇平台约稿,题目自拟,谈写作方法。

把我难住了,我写东西都是随意而为,从来没有想过用什么方法,想到哪写到哪,思绪就像天上的云,飘忽不定,现在要我把它固定住,然后仔细看看它是怎么回事,我做不到。

写不下去,干脆不写了,收拾一下桌子上的东西,戴上口罩,去外面散散心。

这是我一贯的做法。

五月中旬应该是夏天最美的时光,沿着台阶下来,透亮的天空,浮着块块闪亮的白云,燕子回来了,远处电线上落着的小黑点,一定是它们。

围绕在局大楼附近的绿化带开始显现最动人的一刻,倚在大楼底下的一趟开白色小花的植物正对着中午的阳光微笑,白色的花因此也更加迷人而温暖,不论从哪个角度看,阳光抚摸的花都像贺年卡上那种美丽的雪花,让人陷入无限的遐想之中。

旁边的老白山广场此刻一样被鲜艳的颜色包围着,台阶,雕塑,绿的树木,就要绽放的榆树梅,一簇簇结满红色花蕾的枝条,正被太阳悉心呵护,有的已经开放,张开的花瓣拉着阳光的手指,仿佛孩子的心情,好奇,好玩,可以吗?

随意坐在向阳的台阶上,让阳光的可爱也落在我的身上,广场上有十几个孩子在玩旱冰鞋,因为还未结束的疫情,让这些本该坐在教室里的孩子有了更多的时间跑出来接触阳光,拥抱快乐,身后的树荫下,三三俩俩的老人安静地坐在长椅上闲聊,一动一静,时光的跷跷板永远重复着不变的节奏,而我就像坐在跷跷板的中间,眼睛看着玩耍的孩子,身子却不由自己的向老人们滑去。

“叔叔,你在干嘛?”嗓音响亮的小女孩的声音,我寻声看去,一个穿着旱冰鞋的小姑娘站在我旁边,天蓝色口罩上面扑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。

“叔叔?”我有些疑惑,难道我很年轻。

“叔叔,你多大了?”孩子的话总是充满了天真,我不在意。

“五十五。”我连比划带解释。

“喔,你比我爸大。”这话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说出来,一点也不好笑。

“你想不想看我写的东西。”我把手里的记事本递给她。

小姑娘看的很仔细,大眼睛上的长睫毛忽闪着,一会,她把记事本还给我:“叔叔,你在写作文”。

说完,转身向她的同伴跑去,闪着亮光的旱冰鞋发出一串诱人的响声。

“她还是叫我叔叔,我有那么年轻吗?”带着这样的疑问,我竟有一种欣然的感觉,就像那些马上要绽开的花一样。

,